风已经是冬天的味道了啊

来源:设酷网     作者:日期:2020-08-28     浏览:163    评论:0    
  
核心提示:周四下午下午六点二十,临近下班还剩十分钟。夏和被主编叫进办公室面谈:“和和,明天放你一天假吧。”“老大,你有什么事情就直说吧,别吓我,我心脏有点脆弱,承受能力不行。”“你这人,总这么悲观,换做别人一定开心的不行。”“嘿嘿,我杞人忧天惯了。”“是这样,

周四下午下午六点二十,临近下班还剩十分钟。夏和被主编叫进办公室面谈:“和和,明天放你一天假吧。”

 

“老大,你有什么事情就直说吧,别吓我,我心脏有点脆弱,承受能力不行。”

 

“你这人,总这么悲观,换做别人一定开心的不行。”

 

“嘿嘿,我杞人忧天惯了。”

 

“是这样,左左有点事不是请假了吗,明天有几个客人要见,你替一下左左,陪我去趟。”

 

“办公室这么多漂亮又知性的女生,为什么一定是我。您又不是不知道,我不善于跟人交流,这不是坏您的事吗?”

 

“哈哈哈哈哈,就是因为你不善沟通,所以只需要坐在那里,做个安静的壁花就行了。”

 

“???我不是很懂。”

 

“其实我也不是很想,但是大家都流行带个女助理,我只好也装装样子了。既然是装样子,带个既能养眼的又话少的孩子最合适不过了。这样你的明白?”

 

主编大人尾音落下,用笔敲了敲桌面。明白,当然明白,不就是想找个麻烦少,不趁机结识关系的人嘛,当然,这种话只能在她心里活动,嘴巴上很是诚实的:“明白明白,就当近距离出差吧,管饭就行。那没其他的事情,我就回去工作了?”

 

“去吧”

 

她走到门口,刚够到把手,后面传来一句:“对了,明天稍微穿的正式一些。”夏和回过头扯起笑容:“好的呢!”

 

“看不得这副职业假笑,快出去!”

 

当晚,夏和被主编大人通知必须十一点出门赶上他的车,十二点准时到达G市著名餐厅打卡。这不比上班,绝不容忍姑息迟到,吓的夏和十一点钟就放下手机就寝。

 

第二天真的准时到了某某知名餐厅,平时真没见主编上班这么准时过呢。夏和坐在他旁边面带笑容假模假样跟对方客人问好。

 

“刘白换助理了吗?这个小姑娘刚毕业吧,瞧着怪年轻的。”有个穿得很像理发店的托尼老师客人问道。

 

“没呢,之前助理请假了,这个是临时拉来凑人头的。”

 

“小姑娘有男朋友了吗?”另外一位男士满脸慈祥地问。

 

“啊,没有呢。”夏和有摆起她的职业假笑,轻轻回答。转过头悄悄向主编大人求救。

 

“这孩子胆小,你们不要吓她了,说正经事。”

 

等这场会谈结束已经是晚上八点多了,夏和感觉身心俱疲,还不如窝在办公室码字一整天。

 

“怎么一副身体被掏空的模样?不就是陪领导喝喝茶,有这么难吗?”

 

“我太难了,恳请领导下次有这种好事绝对不要想起我。”

 

“哈哈哈哈,真难伺候,我送你?还是你有其他活动?”

 

“我在附近约了人,您老自己走吧。”

 

主编刘白用一种我了解的眼神看她,嘴角向上挑起可疑的弧度:“那你好好享受,我等先告辞。对了,你今天穿的还挺好看的。”

 

“你的意思是我之前穿的都不好看喽。”

 

“我。。。不跟你贫了,先撤。”刘白摆了摆手往停车场走过去。

 

夏和打车到了指定地点,刚打电话门就开了。门后出现一张好看的脸:“讨厌,让人家等这么久。”

 

夏和推开门往里面走,摊在沙发上说:“别演了,今天感觉戴了一天的面具简直无法呼吸,真佩服你每天可以做到笑这么久。”

 

“亲爱的,生活艰难啊,一个主播笑的不灿烂,哪个金主爸爸会掏腰包。”

 

“要不我们今晚别出去了吧”

 

“不行,好不容易约到你。咦~原来你穿白衬衫这么好看,这墨绿色的裙子哪里买的。你就该多穿穿这种风格的衣服,真是太浪费这干瘪身材了。”

 

“我姐给的,你这是夸我还是损我呢?”夏和依然保持葛优躺的姿势,用眼睛瞥了她一下。

 

“褒中带贬,免得你骄傲。”

 

宣优坐在她旁边,用一根手指挑起她的下巴说:“这妆不行,让我来好好改造一下,等下带你出去迷倒万千少男。”

 

“这是什么霸道总裁的画风,叫你平时不要看那么多偶像剧。”

 

宣优一把拉起夏和,把她拖到化妆镜前:“展现我专业能力的时候到了,你享受就好。”

 

一个半小时之后宣优笑着说:“看看,你看看,我这双手简直具备化腐朽为神奇的力量。”

 

夏和往镜子看了看,不得不感叹,厉害的美妆博主确实可以把化妆作为饭碗,谁不想天天顶着这么好看的一张脸呼吸呀:“这是谁?太好看了吧。你怎么可以做到把人整的连她自己都不认识。厉害厉害!”

 

“你先去坐会,等我换个骚气的衣服。”说着进了她的专属衣帽间。

 

“我们不是要去什么不该去的地方吧,搞这么隆重。”

 

“你放心,不会卖了你的,身上都没几斤肉。”

 

“你这种行为纯属五十步笑百步,再说了,我身上的器官也挺值钱的好吧。”

 

宣优在里面听到夏和弱弱的声音飘进来笑了起来:“几天没见,你倒是越来越搞笑了。”

 

等她们到达某某网红麻辣香锅店,差不多十一点多了。宣优点完菜,服务员撤下。夏和盯着她笑了起来。

 

宣优被她笑的发毛:“有什么好笑的?”

 

“我还以为你打扮的这么隆重是要带我去参加什么颁奖典礼,结果是来吃麻辣香锅。你说人家要是知道,你为了吃他们家的麻辣香锅硬是花了两个小时化妆,会不会感动的给你免单。太好笑了,哈哈哈哈……”

 

“你知道这店多火吗,多少网红排队打卡,我这是带你见识世面,很多外地人专门过来G市就为了吃这个。”

 

“不就个香锅,哪里的锅不是锅,不都一个味。”

 

“希望你等下不会脸痛。”

 

“是嘛,那我等下看看是噱头还是名副其实。”

 

十分钟后:“还挺好吃的,太下饭了吧。这真的是我吃过最好吃的麻辣香锅了。”

 

“真香!不知道是谁说哪里的锅不是锅。”

 

“讨厌,做人不要这么斤斤计较好吗,这样会……”宣优低头吃饭,听到一半突然没了声音,便抬起头,看到夏和的视线直直对着右前方的方向,表情有点奇怪。

 

宣优转过身看了看,右前方那桌坐着一对男女有说有笑,动作有些亲密。她回头身子向前倾了一些悄悄说:“怎么了,干嘛一副见着前男友的表情。”

 

夏和还是盯着前面,直到那对男女起身出去。

 

夏和回过神,调整了一下坐姿,尽量往里面坐了些。端起右手边的水杯喝了一口水说:“我问你一个问题,你认真回答我。”

 

宣优被她凝重的表情吓到,咽了咽口水说:“你尽管问。”

 

“你觉得一位已婚男士会在这种时间段跟女性朋友来这种网红打卡处吃宵夜吗,并且还帮对方拎包?”

 

“你认识的啊,他们两不是一对吗,到底是谁呀?”

 

夏和垂下眼睛淡淡地说了句:“我姐夫。”

 

“你先问问你姐吧,别弄错了。”

 

夏和掏出手机,找到联系人拨了出去。

 

“喂~”

“姐。”

“终于想起给我打电话了,死孩子。说吧,什么事。”

“没事,就想问问你在干嘛呢?”

“看电视呗”

“跟我姐夫一起吗”

“没有,他出差了。不知道他搞什么,最近总出差。”

“姐。”

“嗯?”

“我刚……”话刚到嘴边,就看见宣优食指放在嘴边作了个“嘘”的动作。

“怎么了?”

“没事,你早点休息,不要看到太晚,我跟朋友在外面吃饭,先挂了。”

“好,你先去吃饭。拜拜~”

“你怎么阻止我?”

 

“你觉得说出来对你姐有好处吗?如果是我的话,我宁愿不知道,有时候不知更幸福。”

“是吗?其实我也不知道该说不该说。”

 

“你想听听我的建议吗?”

 

“嗯。”

 

“你姐是个什么样的人?”

 

“她很骄傲,性子也比较烈,知道的话铁定要离婚的。”

 

“你不是说她还有小孩吗,大多数女人会舍不得小孩,并且会为了小孩牺牲自己。与其知道后痛苦,不如从一开始就不知道。”宣优带着苦笑般说完这句话,开始盯着夏和后面发呆。

 

夏和想到她前男朋友就是类似情况,不知道怎么安慰她,张了张嘴,仿佛丧失了说话的功能。只好走过去,稍微用力握住了她的双手。

 

宣优回过神自嘲般笑了下:“我没事,走吧,我们换个地方潇洒。”

 

“要不我们今天晚上回去吧,我有点累了。”

 

“行吧,不过你今晚去我那里睡吧,陪我喝会酒。”她看着夏和的脸说。

 

“好。”

 

她们回到宣优家,洗漱完躺在床上。深夜好像让人特别让人有倾诉的欲望,宣优拉着她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谈及她几段恋情,讲到伤心处,竟然抽泣的不能自己。

 

夏和伸出手轻轻拍在她背部,就像小时候她睡不着觉,奶奶会轻轻的拍她背部,哼着歌谣。哄她睡觉般。

 

过了一会宣优打破沉寂的夜空:“谢谢你,我去洗把脸。”

 

夏和深知自己不是个很好的安慰者,但一定是个绝佳的听众。忘了从什么时候开始,大家总喜欢拉着她不吐为快,她会一直静静地听你讲,认真又投入,宣泄完整个人会感觉很轻松没有负担,好像她身上有种让人莫名镇定的力量。

 

“嘶”地一声,黑暗中突然闪现火花,夏和反射性的拿手盖在眼皮上。透过指缝中看过去,宣优坐在化妆台前,点香蕉蜡烛。她意识到夏和的动作尴尬的解释:“哭的太尽兴了,点个香薰好助眠。”

 

明明已经点燃了,可是她手里还捏着那盒包装很好看的火柴。

 

她把那盒火柴一支支划着,燃完一支,再点燃另外一支,没头没脑地说:“你听过那个卖火柴的小女孩的故事吗?”

 

“听过,怎么了?”

 

“你看人家小女孩有很多很多的理想,都可以通过火柴来一一实现。”宣优看着火柴的火苗飘飘忽忽地晃着继续说:“我想要的也不多啊,只要一个能跟我走到最后的人就这么难吗?”

 

夏和看着宣优被烛光衬的明亮的脸庞坚定地说:“会有的,你那么优秀,肯定会有那么一个人的,可能会晚一点而已。”

 

火柴只剩最后一根了,她终于合上盖子。把火柴盒放进抽屉里,动作很是轻柔,就像保存希望一样真挚。

 

宣优回到床上,顺手帮夏和盖好被子说:“你知道为什么我这么喜欢你吗?”

 

“因为我笨我丑陋,能够衬托出你的聪明和美丽吗?”

 

“哈哈哈哈……不得不承认你有时候嘴巴很甜,甜到心窝里的那种。”

 

“我一直以为你挺高冷的,原来你这么喜欢闻彩虹屁,早说嘛,我可以为你一直吹的。”

 

宣优静谧了一会说:“本该被安慰的人,却一直在用该被安慰的内容安慰别人,辛苦啦”

 

又伸长手抱了抱她柔柔地说:“晚安,小天使”

 

夏和鼻头有点酸,但她立马转过身,把头缩在被子里轻轻回了句:“晚安。”

 

半个小时过去了,夏和转过身确认宣优睡着了。她悄悄爬起来,走到客厅坐在那张沙发上,怔怔地发呆。

 

她借着微弱的灯光看到茶几下面放着一盒烟,于是弯腰捡起来,拿在手上细细研究。又过了几秒钟,她的表情好像有点挣扎。探出脑袋朝房间的方向看了看,好像终于下了决定一般。

 

快步穿过客厅走到阳台上,并把通往阳台的门关紧了。阳台上放了一张藤椅,她猜测大概是宣优平时拿来抽烟喝酒的。

 

她倚靠在摇椅上,双腿盘坐着,慢慢点燃一根烟,慢慢地吸着烟,慢慢地吐着烟圈。十分好的烟,劲道非常大,她全身都渐渐放松,表情也放空。

 

她一直维持着眺望远方的动作,时不时来一口。今天晚上的夜空不具备让人欣赏的景色,风好像也有点大。

 

但细看的话,她其实有一点抖,背后和手心渗出一层细细的汗。她坐起来调整了一下姿势,重新点燃一支烟,再次将那些有毒的气体与她的心烦意乱一起深深吸进心底,又重重地吐出来。

 

良久过后,她掐灭夹在手指间的火星。用力裹紧了披在身上的大衣,张了张嘴,像是在自言自语:“我每天都有在努力过得很开心,但是冬天可真难啊。”


本文来源:风已经是冬天的味道了啊    http://www.sjschina.com/archives/21327.html
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