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们总会对他没有选择的那个人,念念不忘

来源:设酷网     作者:日期:2020-08-28     浏览:179    评论:0    
  
核心提示:本该是放纵的周五晚上,夏和却在公司拼命加班。按办公室同事的说法,今晚加班的人都是单身狗,因为今天是情人节,大多数同事早就跑路了,只有夏和还在孤军奋战。夏和保存好文档,完成今天的工作。拿起水杯起身去接水,刚弯下腰,办公桌上的手机就响了。她走过去,接起电

本该是放纵的周五晚上,夏和却在公司拼命加班。按办公室同事的说法,今晚加班的人都是单身狗,因为今天是情人节,大多数同事早就跑路了,只有夏和还在孤军奋战。

 

夏和保存好文档,完成今天的工作。拿起水杯起身去接水,刚弯下腰,办公桌上的手机就响了。她走过去,接起电话:


“喂~”


“小和和。”


“嗯,怎么了?”


“我知道你今天晚上肯定很凄惨,所以我来陪你吃饭了,现在在你公司楼下,你完事了就赶紧下来吧。”


“今晚到处都是人,我们还是不要凑这个热闹了。”


“别呀,好吧,我错了,是我怕今天晚上显得自己太孤独,你就行行好吧。”


“行吧,我现在下来。”

 

夏和上车后,转头就问南世:

 

“你怎么知道我还在公司,要是我不在你不就扑空了。”


“以我对你的了解,这种日子你肯定还窝在办公室。”


“我怎么觉得,是你太无聊刚好又经过附近,就探探运气。”


“哈哈哈哈哈,你要这样想也可以。”


“去哪吃?想吃什么?”


“吃四川火锅吧,热热闹闹的。”


“可以,点鸳鸯锅就行了。”

 

十分钟后,他们已经在店里开吃了。


“你怎么不叫权一啊。”


“他忙的要死,哪里叫的出来,况且今天是什么日子,肯定是要和女士一起度过的。”说着把一盘虾滑放进锅里。

 

夏和看了他一眼,沉默了一两秒,放下筷子,双手撑在桌子上支起下巴问:“为什么我有种感觉,你每次觉得孤独的时候都要拉上我。”

 

南世也放下筷子,故作忧伤地抬头望着夏和:“听说呢,孤独的时候见到更加孤独的人,就会不那么孤独了。”

 

夏和稍显恶寒装装样子,脑中闪现,高中毕业时,有个同学在她的同学录上写了这么一段话:“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你很孤单,尽管你混在人群里,还是显的格格不入。对不起,明明知道你那么孤单,我却没能好好对待你。”

 

很奇怪,明明她都没有觉得自己很孤单,为什么周围这么多的人会有这种感觉。

 

“我问你啊,认真的,你是从哪里感受到我很孤单的。”

 

南世看夏和敛起笑容,也就不开玩笑了:“大概是第一次见你的时候?具体我也忘记了。只记得,你姐姐刚带你见我们的时候,大家都围在一起玩闹,你坐在角落里,不太爱说话,很安静,有时候一个人在怔怔地发呆连表情都放空了。时间久了,会有这种感觉,你好像比实际年纪要小很多,但有时又让人觉得你完全超越了现在的年纪,挺让人捉摸不透的一个人啊。更多时候,人们把这种对人的直观感受,称之为孤独。”

 

“原来是这样啊。”说完这句话,夏和开始沉默了。

 

他们吃完买了几瓶酒在江边的长凳上看夜景闲聊,南世突然说:

 

“上次在酒吧看到你的印象,让我至今难忘。”


“为什么?”


“总觉得有些不像你,那个模样特像……”他说到一半戛然而止。


“像我姐吗?”夏和抿了一口酒,咽下去,转头盯着南世的眼睛说道。

 

南世看着她的双眼,眼眸中散发出淡淡的怒意。一时之间忘记怎么说话,只好心慌的撇开眼神。

 

夏和嘿嘿笑了两声,转过头看着江面上来来往往的轮船说:“有什么惊奇的,从小到大,很多人都说我长的很像我姐,只是近几年没什么人说了。”

 

小时候安昭希就喜欢带着夏和到处跑,连去同学家,后面都跟着她这只小尾巴,安昭希从小就嘴巴甜,再加上长的美,很会讨人欢心,走到哪里大家都对他笑眼盈盈的。

 

后来,夏和上高中的时候,安昭希出去上大学了,夏和每次周末回家的时候,总有人误以为夏和就是安昭希,但是夏和没有安昭希那样会说话,只会面带笑容小声说:“不是,我是和和,我姐姐在上大学。”人们都会用一种面带难怪的表情说:“和和都这么大了,长得真像她姐姐。”

 

安昭希从小各方面都很优秀,外貌、学习,为人处世等等。对比之下夏和就显得的很黯淡了,家里的大人夸她的时候只会说:“和和真乖,真懂事。”按理说夏和应该对这种状况感到嫉妒,大概是由于家庭情况原因,安昭希是真的很宠她,是这世上唯一一个全方面了解她的人。所以夏和对安昭希的感情超出了正常表姐妹之间的范围。

 

南世听了,长吁了一口气,刚想讲话,耳边只听到夏和凉凉地说:“我一直很好奇,当时你跟权一都对我姐有那种感情,为什么我姐最后却嫁给了我姐夫。”

 

南世倒吸一口气,用力捏紧了手中的啤酒罐:“你从什么时候开始知道的?”

 

“很早之前。”


“怎么知道的?”


“坐在角落里发呆的时候偶尔发现的。”

 

南世转过头来仔细盯着夏和的侧脸,回忆起来,她总是一副简单纯粹漫不经心的模样,不说话的时候也是微微带着笑意,但细看她的眼睛,你会发现,里面好像藏满了很多看不懂的故事。南世心里涌现一种无名之火:“所以,你躲在角落里看戏一样,看我们如何耍猴吗?”

 

“所以,你现在不是用我在怀念她吗?”

 

南世看着夏和又恢复到那种漫不经心的状态,立马感到愧疚:“对不起,刚开始是有这层意思,后来我发现你是你,她是她。那天晚上只是我的一个错觉。而且我觉得跟你相处很舒服,真的就像跟邻家小妹妹一样,很亲切。真的很抱歉。”

 

夏和听着他服软的语气,想到自己,谁还没把谁当成谁的影子来怀念呢。她把右手中的啤酒罐传递到左手上,然后抬起右手拍了拍他的左肩用故作轻松的语气说:“我大人大量,原谅你。”顺便扯起嘴角笑了笑。

 

南世拿手指戳了戳她的脸:“别笑了,这笑容一点都不真诚。”

 

“太不给面子了吧。”夏和把啤酒罐送到嘴边,喝完最后一口,把啤酒罐倒过来抖了抖说:“回去吧,风变大了。”

“好。”

 

夏和洗漱完躺在床上的时候收到南世的微信消息:“小和和呀,明天叫上权一,我们一起去爬山吧,带你看看长峰山的日落。”

 

“可以放我在家废柴一整天吗?”

“不可以。允许你睡到中午,大概一点我和权一过来接你。”

 

夏和发过去一个行吧的表情包过去,结束了这个话题。然后回到手机屏幕主界面,发现有个未接电话显示,她点进去,发生是权一给她打了电话。她看了下时间,晚上10点48分,她那时候大概是在洗手间,没有听到。

 

她歪着脑袋纠结了一下,还是决定算了,然后把手机轻轻仍在床头柜上。伸出手,关灯睡觉。

 

第二天夏和是被电话铃声吵醒的,她闭着眼睛伸手在柜子上摸了摸,终于摸到了手机,微睁开一只眼睛按了接听键。

 

“你该不会还在睡觉吧,大姐。”


“啊”夏和懵懵的,没反应过来。


南世吸了口气,用好像在忍耐的口气说:“给你二十分钟,大小姐,就知道你会忘。”


“你们现在不会已经在楼下了吧”


“我现在接到权一,从他家到你家的时间够你准备了吧”


夏和有点愧疚立马狗腿的说:“可以可以。”

 

挂了电话,夏和用平生最快的速度,刷牙洗脸换衣服。她刚涂好防晒,电话又响了。

 

“好了好了,就下来。”


“没事,你慢慢来。”手机里传来权一的声音。


夏和以为又是南世打电话催她下去。顿了顿说:“你们在哪了?”


“刚到你楼下。”


“那我就下来。”


“嗯。”

 

夏和临走时又返回来,拿起桌上的一包膏药放进包里。又走到卧室拿上一顶渔夫帽戴上,才下了楼。

 

夏和刚坐进车里,就听到南世说:“你这帽子是不是大了点?”

 

夏和愣了下,这帽子是她上周跟同事逛街买的,大家硬说好看她才买的,她才第一天带出门呢:“这你不懂了吧,我们年轻人要跟着潮流走,帽子越大越洋气。”

 

南世头都没回轻飘飘地说:“那也是别人,你还是不要跟随潮流了,跟偷穿了大人的衣服一样,脸都看不到了。”

 

人还没醒,就吃瘪了。夏和只能恨恨地盯着他后脑勺补了句:“钢铁直男。”

 

“我们先去吃个饭,然后再过去。”坐在副驾驶的权一终于发话结束他们两这场幼稚的“吵架。”

 

大概是睡得太久了,到了餐厅,夏和人还是懵懵的。两位男士一直在聊各自的近况,其实也一直是南世在问,权一在回答。

 

权一看了一眼一直默默吃菜的夏和说;“昨天睡得很晚吗?”

 

夏和揉了揉眼睛回答他:“大概是一两点的时候吧。”

 

夏和刚想解释,昨晚在外面没接到他电话,看他一副什么都没发生的样子,立即失去了解释的欲望,又埋头吃菜。

 

这时南世打了个电话,只听见他说:“你好了吗?快点吧,我们快吃完了。不要买太多,我们就四个人。”对方说了几句,南世就挂断了电话。

 

夏和终于抬起头:“还有人跟我们一起吗?”


“怕你一个女生会有不方便的时候,叫了我一个朋友。她在附近的超市买点东西。”


“怎么不叫人家一起吃饭啊?”


“这都怪谁啊,你以为人家都跟你一样两点钟才吃午饭吗?”

 

夏和砸吧砸吧嘴,自觉理亏,于是赶紧闭嘴。秉持着好女不跟男斗,拿起手机玩了起来。

 

两个半小时后,四个人终于到了半山腰。夏和弯着腰用手压在膝盖上,气喘吁吁的,她今天没涂口红,本来就肤色白,唇色浅,折腾了一下脸色苍白的有点吓人。

 

权一走过来,递来一瓶开了盖的水。夏和接过猛灌了几口,感觉舒服了许多。耳边响起权一的声音:“平时不锻炼,体质差,稍微一活动就气都喘不上了。”

 

“这话怎么说的跟我爸似的。”夏和回了过去。

 

走在前面的南世回过头大声说:“你看看艾琳,人家平时有运动的习惯,现在脸不红气不喘的,哪像你。”

 

那位叫艾琳的女生说:“没有没有,我也就偶尔运动下。我也有点累了,我们休息一下吧,”

 

夏和此时看着她,感觉她背后好像长了一对翅膀。

 

四个人找了个亭子休息,夏和坐下觉得全身骨头痛,捏了捏酸痛的手臂和肩膀,突然想起包里有膏药,于是立马爬到权一身边,打开一直被权一拿在手里的包。从里面拿出膏药撕开包装,忽然一双手伸过来接过她手中的膏药片说:“拉开袖子。”

 

夏和闻言便把袖子拉上去,权一用手捏了一下她的手臂问:“这里吗?”

 

“嗯”夏和轻轻应了声。

 

只见权一将膏药贴在那里,神情仔细认真,好像是在干一件很神圣的大事。夏和看着他的侧脸,好看到不行的眉眼,挺直的鼻子,行云流水的下巴,她怔了怔,想起有一次她随口说了想看日出,于是周淮带她去爬山,她实在体力不支,周淮几乎是拖着她往上走,真正到了山顶的时候,山顶被袅袅香烟遥绕,风微微吹过来让人极舒适,夏和一直在感叹眼中的风景,以至于忘了全身酸痛。

 

周淮从书包里拿出止痛膏药贴在夏和的手臂处,太阳缓缓升起的时候,周淮突然孩子气的不知道从哪掏出一支笔在那片膏药上写上周淮两字。

 

“还有哪里?”清冷的声线把她拉回来。

“没有了,谢谢。”夏和立马扯下袖子,跟他拉开距离,回到原先的位置。

 

经过两个小时的磨练后,他们终于到达了山顶,刚好一团红球在缓缓往下移,染红了周边的天空。艾琳边拿拍照边说:“真的是太美了。”

 

夏和已经有好长一段时间没有参加过户外活动,有点被震撼到,权一站在她左侧,一左一右一臂之距,表情好像在研究什么一样。夏和第一次看他这种表情,便猜测他大概和自己一样,也没什么机会出来玩,她转头看了眼南世,明明是他提议看日落,但是他脸上的表情有点落寞,是怎么回事???夏和此刻仿佛看见他头顶上浮现那句“夕阳西下,断肠人在天涯。”莫名有点想笑,幸好忍住了。

 

爬山活动结束这天晚上,夏和做了一个梦,梦到她和周淮以往那些甜兮兮的画面,正当她开心的想要说些什么的时候,周淮的脸色却变得很寒心,仿佛在说我对你太失望了。然后,当她再抬头看的时候,周淮那张脸却变成了权一的模样,表情带着疲惫与漠然。

 

她一下子惊醒了,翻来覆去,却再也睡不着了。


本文来源:人们总会对他没有选择的那个人,念念不忘    http://www.sjschina.com/archives/21042.html
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