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设计之路第三年

来源:设酷网     作者:日期:2020-08-28     浏览:147    评论:0    
  
核心提示:回看2019年初定下的年目标,有一半的计划打了√,一半打了×...2019年目标完成率50%...2019年是毕业后踏入社会的第三年,也是设计入行的第三年,很庆幸还能在这个行业里摸爬滚打,更庆幸的是当初刚入行的热情还在心中!/壹 2019年经历了一次工作变故,四月初辞去上家公

回看2019年初定下的年目标,有一半的计划打了√,一半打了×...


2019年目标完成率50%...


2019年是毕业后踏入社会的第三年,也是设计入行的第三年,很庆幸还能在这个行业里摸爬滚打,更庆幸的是当初刚入行的热情还在心中!


/壹

2019年经历了一次工作变故,四月初辞去上家公司(怀念那几个小伙伴们),五月中入职了现在所在的公司,空档期有点长,期间有点煎熬,有点焦虑,倒也不是工作难找,而是比较心仪的公司难找,毕竟能力还不出众。


大概讲讲我为什么会从上家离职,老板儿戏、项目乱立、领导无能、管理混乱、个个甩锅、人员流失率高、长久没有工作成就感...要想混日子完全可以,但没有待下去的意义,待久了反而停滞自己设计的步伐,厌恶这种没有秩序逻辑的工作环境。但是令人欣慰的是在这里结识了几个玩得来也聊得来的同事朋友,友谊无价!


离职后,前前后后颠簸了一个多月,最后入职了一家做电子烟的外贸公司,成立时间不长但公司体量看起来还可以,发展很迅速,感受了一把电子烟行业的迅猛。


这个前些年由美国带起来的新兴行业,投入成本低,产出量巨大的行业,让很多商家一起抢占市场都想分一杯羹,只要你有一定的资金,就有工厂能给你一条龙服务,包括设计研发生产到出货,可以快速帮你建立品牌


干了四天,我就待不下去了...一是我不抽烟,对这玩意也没什么特别的感觉,并且一想到以后每天都只能做电子烟的设计,会很难受...于是跟HR提了离职,朋友建议我忍多几天,试用期内低于七天离职的一般都不会给工钱,但是每天上班如坐针毡,实在受不了就任性给辞了,白干了四天。


后来电子烟行业发生的事情大家也看到了,在国内还是没挺过双十一,线上平台基本全被下架,有渠道的现在还在硬撑。


/贰

五月中入职了我现在这家做运动小件产品的外贸公司,由此开始刷新我对产品设计认知


俯卧撑架、健腹轮、拉力器、臂力器、握力器、美胸器、跳绳、按摩系列、跑步系列、负重训练系列、护具系列等等等等......很难找到一家在一个行业里面能有这么多种类产品的公司去做设计,这一下子就激起了我从没有过的设计欲望。


以往做惯了电子产品,一般客户或者老板都会在现有的技术基础上找到设计师去设计一个外壳,前期基本已经有很多东西被定死,设计师在设计上并没有太大的主导性、创设性以及发挥空间(除非我能牛逼到给客户提供更完美的解决方案),反而现在的公司老板跟领导们都很注重设计,会给很多自由的发想空间。


每一次的案子都是一个新的挑战,会有许多很少甚至从没接触过的健身物件可以重新设计,这种项目都非常需要设计师去全方面的考虑用户的使用情景跟操作方式,电子产品虽然也是一种与人交互产品,但它们的交互感普遍没有健身用品的强,设计师更需要去注重一个健身产品设计的操作使用情景,怎么舒适,怎么合适。


在这边有时也需要设计一些车缝类相关的产品,护具、拳套、加重背心、游泳背心等等,我发现车缝类产品又是一个新奇的世界,不同于塑胶类产品,这是另一个充满趣味挑战的设计领域。不同的制成工艺,不同的用料,不同的呈现效果,都会给设计师一种想去尝试体验的冲。


我不奢望自己变得全能,但努力自己变得多能!


我的经理跟主管都是工业设计出身,每次的项目设计都能给出一些有建设性的改进意见,他们是懂设计的,这就大大提升了我们之间的沟通效率,设计在项目的全流程中的地位也会大大提升。


公司是台资企业,老板也是台湾人,在台湾有个自己的设计公司,算是台湾比较一线的设计团队,他们的设计师也经常会给我们这边做案子。没对比就没伤害,不得不感叹,年纪比我大不了两三岁的台湾同胞设计同行,不管是在设计思维上、表现手法上能力都比我高出了大大的一截,他们有更多跳跃性的想法,总能想到一些我们这边研发部门都想不到的创新点,这对我自然是一个对比成长的机会,所以去年五月份到现在,自己的作品都有肉眼能看得出的明显进步,欣慰。


有牛逼的人走在你的前面,适当踩着他们留下的脚印,你能更快速成长。


/叁

现在上班公司双休,早九晚六,业余时间比较多(除了每天通勤要两个半钟,心塞塞...),私下不搞点什么或者学习点什么还真的感觉愧对漫漫人生路途。


偶尔平时兴致来了也会做一些课余练习,插画手绘、无限制发挥的随意渲染、看看建模技巧视频。

今年有幸接触到一些客户群体,手里头积累了几个合作过的潜力客户,他们大部分都是通过网上找到我并加的我微信,又或者有熟人推荐。


需要开产品就需要有设计师,有市场于是就有了我们这群白天上班晚上赶稿的设计师群体出现。


有的企业开产品会找设计公司合作,而有的会找私人,各有各的优势,设计公司更有权威性,私人更自由快捷省成本。


看了一下自己电脑里私人项目的文件夹,2019年工作以外做的大大小小的项目平均下来一个月有1-2个(并非全部是设计项目,也有只需要渲染的单子),说实话其实还是蛮有成就感的,虽然这些案子难度基本都不算大,但毕竟都是自己在设计,自己在对接在沟通,每次在收到客户尾款时候都能松一口气,表示自己又创造了一点点价值,虽然把很多私人时间都贡献给了这些业余的案子,但这对设计师也是一种涉猎面的扩展,何尝不是能力的一种提升。


这些一点点积累起来的价值跟成就感,不断激励我在设计之路上走得更长远,当然,还有很重要的一点,工作上的任务跟私人上的任务,两边都要负责,但是两边都要分得开,互不干涉,互不影响。我很反感熬夜加班加点的做设计,我认为这都是设计师没权衡好分配好时间所导致的结果,拖稿一时爽,赶稿火葬场,所以印象中我并没有熬夜加班加点赶稿子的状况出过,必须养好精力分配好时间才能对第二天的工作负责,这是最为基本的对他人负责。


/肆

我想吐槽:


中国是一个发展非常迅速的国家,是一个经济大国,也是一个人口大国,但是设计这个行业的发展,还远远不如某些小小的发达国家,国内设计行业的行业现状大家都清楚,绝大多数企业老板肯定都是以赚钱为目的开公司,这很正常也很常理,人嘛,社会生活压力这么大,谁不想寻求更完美的财富自由过得更美好?


但是这就直接造成了一个问题,很少有人能有一份匠心去干一件创造性的事情,这也直接带快了设计师的节奏,很多设计师必须快节奏的出方案出图出成果,他们的工作模式其实很多都不合理,现状并不是我们心里崇尚的那种设计师职业,更像是一个苦逼无奈的底层员工。


加上现在越来越多的院校都成立了工业设计专业,每年流向社会的设计师人数逐年攀升,实力参差不齐,有接受了完整的系统教程的,也有被学校拿来做小白鼠的(我自己就差不多是小白鼠),老师们从研究生毕业在没经过社会实践打磨的情况下,直接进入院校任教,这样怎么可能带出能快速适应社会设计的设计师呢?学生们停留在书面上的设计,更多的像是走流程拿学分一样的去学习。


设计群体基数是很大,但是往往能坚持下来的应该也不会太多,毕业以后经过社会的几年筛选,也会淘汰一批又一批的设计师,能留下来的才有机会在这个行业制造更多造诣。


当然,凡事也得往美好的方面去想,现在那么多的大厂都十分注重设计的地位,人大代表小米CEO雷军也在2019年的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上提出了设计师的重要性,呼吁更多的人重视设计,重视创新,重视原创


而且其实我好几个朋友都很羡慕我目前的工作。我的上级会给到很多时间我们自由发挥,工作模式、工作流程、工作环境真的比我那些朋友们好很多,领导“放任”我们自由的好处之一就是能让我们最大限度保留对设计的日常激情,而不好的地方就是出案子的效率比较低(这个得怪自己)。


怎么说呢,有生之年我还是对自己这个行业抱有很大希望。


/伍

说说不足:


2019年放慢了学习的脚步,全年来看其实业余时间很充足,但是很多时间都花在私单的设计案子上,也就大大降低了对学习的激情,说来也懒,打游戏有时间,出去溜达也有时间,就是不能够坚定的花点时间看看书学学软件。


自己目前的情况是绝大部分提升都是来源于工作,我指上班的公司,在这里我不是孤军奋战,有人交流有人指导,有平台的优势,可以接触更多新颖的东西,所以入职的前期会提升很快。


现阶段自己最薄弱的一项是工艺材料的认知,这是目前最为凸显的劣势,因为很多都不是特别清晰的理解,所以造成设计上有些不成熟的东西被呈现出来,前辈们都告诉我这些东西得实践真实去看才能获得知识,看书效率太低,的确如此,书面上的内容太难吃进脑海里。那这个劣势自然可以通过看书跟网络上的学习,以及工作上的积极主动摄取知识来综合提升解决。


对自己的工作要求还不高,有人说,设计师除了具备扎实的专业技能以外,还必须对自己有高要求,这样才能从容应对各种客户。嗯嗯,很有道理,但目前我都还没完整具备。


我是一个性格上比较被动的人,工作上或者生活中我都很少做主动的一方,这就导致了有些时候做设计的过程中,我很少向领导或者同事发出求助和他们说我需要支援或者需要一起参与讨论,这是一个很笨的行为,是设计师的行为大忌,有时候在画手稿发想的阶段我会进入自己的世界太深,为一个方案可以一个人画满好几页手稿,部门里好像就我是用签字笔用的最快最多的,那其实我觉得设计师在工作中应该是一个“话唠”与“自闭“结合的“精神分裂患者”,话唠是为了更多更全面的阐述自己跟接纳群体的观点,自闭则是为了更好的自我思考。


再说说优点:


对自己最满意的一点是,工作态度认真,仅此而已。


/陆

接着要感谢两个长期陪伴我在家做设计的小伙伴。


他叫林薯条,两岁,小男孩,体重一直在11-12斤之间,名副其实的大肥猫,每次在家都会跟我争沙发,但是无奈争不过我,于是经常装委屈,还经常往我键盘上跳,十分刻意的想要引起我的注意,与其说是陪伴我做设计的小伙伴,倒不如说他是我设计道路上的绊脚石更为贴切,对他简直是又爱又恨,所以挨打是日常操作。


养他已经两年了,虽然被剥夺了很多睡眠时间(时不时半夜满房间跑酷嗷嗷叫),生病的时候还是担心的要死要死的,在他身上也花了不少时间精力,但是那又能如何呢,谁叫我心甘情愿堕落成一个卑微的猫奴,只希望他健健康康,活力调皮一些我也忍了。


再来是我的装备联想拯救者Y7000,陪伴我驰骋沙场很多个日日夜夜,当初对比了几款差不多价位的各个品牌游戏本,最终选中他的最主要理由就是因为颜值,希望他能跑的更快点,在他身上出更多有质量的作品。


/写在最后

今年设计能力整体有一个明显的提升,一是体现在对设计的造型把控上,能把脑海里想象的东西更加完整的展示出来,并且做出来的设计风格不再像2018年那样单一,会更多元化;二是设计方法也比以前更有步骤流程化,以前全凭感觉做设计,现在会学着依靠现有的知识基础去做创新,例如怎么做市面款产品对比分析,从中找创新点突破,知道怎么分析一个完整的用户体验模型,从中找出不合理的地方加以设计改进;再例如知道怎么在PPT上更好的诠释自己的设计,从而被人理解;三是今年画手绘稿的频率也大大提升了,能借住iPad以及Apple Pencil的快捷方便性在辅助设计。


不管未来我继续在体制内做设计,还是想不开去创业,我都希望未来的那个我能够不断提升自己的设计综合力,不忘初衷,变得更强!

以 上 。

写 给 自 己 。

感 谢 自 己 , 2019 我 辛 苦 了 。


本文来源:我的设计之路第三年    http://www.sjschina.com/archives/20779.html
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