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在石头缝里的花

来源:设酷网     作者:日期:2020-08-28     浏览:165    评论:0    
  
核心提示:夏和醒过来的时候,就看见权一在她对面的沙发上坐着睡着了。她拿起手机一看已经凌晨三点多了,然后想了想起身把刚刚盖在自己身上的衣服盖在权一身上。这人连睡觉都这么正经,两手交叉环抱胸前,背靠沙发,眉头皱着,似乎在梦见什么不好的事情。睫毛浓密纤长,鼻子又直又

夏和醒过来的时候,就看见权一在她对面的沙发上坐着睡着了。她拿起手机一看已经凌晨三点多了,然后想了想起身把刚刚盖在自己身上的衣服盖在权一身上。

 

这人连睡觉都这么正经,两手交叉环抱胸前,背靠沙发,眉头皱着,似乎在梦见什么不好的事情。睫毛浓密纤长,鼻子又直又挺,薄薄的嘴唇抿成一条直线,这人长的真好看,连睡觉都这么好看,上帝可真不公平。

 

夏和怔了怔,然后下意识的伸手过去轻触了一下他的眉毛,又仿佛烫手般快速缩回来,转身快步走到阳台上,仿佛身后有人在追她一样。南世这个小区真的很好,这么晚了还可以看到这个城市的夜景,一眼望过去好像一片星星海。她把双手支在阳台外围砌起来的栏杆上,想起第一次见他的时候,他也这样睡着了,在她走近那条长椅的时候,就有些回不过神。他莫名有种熟悉感,很像一个人,连微笑的时候嘴角弯起来的弧度都一样。

 

“你什么时候醒的?”

“嗯?”

夏和一转头就看到权一站在她身后,手里还拿着那件外套。然后才反应过来他问的问题。

 

“就刚刚。”

“你在想什么?”

权一往前走了两步,走到与夏和并肩的位置,把衣服披在夏和的肩膀上。大概是因为睡觉的原因,她绑头发的头绳不见了,所以头发被风吹的凌乱,侧脸藏在头发里若隐若现。

 

“在想有钱真好啊”

“嗯?”

“这个时候还可以看繁华夜景”

 

权一很少听到夏和用这种调侃的语气讲话,便觉得氛围瞬间柔和起来。

 

“谢谢你。”良久,权一听夏和说道,声音被风吹的模糊。

 

“嗯。”权一低低应了声。

 

“谢谢你一直以来的照顾。”夏和在心里悄悄说了声,比起刚刚看到的夜景,现在眼前的夜景,更漂亮了。

 

大概是最近熬夜作息不规律,夏和的智齿又发炎了。其实她每个月不仅痛经一次,还要智齿痛一次。由于她上次的拔牙经历阴影太大,所以这颗智齿拖了很久都迟迟不敢拔掉。她躺在床上痛的都要抽自己巴掌了,这个世界上大概只有牙痛能和姨妈痛较量吧,并且一个月还要经历两次。

 

她下床在药箱里掏出牙痛药吃了两粒,又躺回床上气气地吐出一句:“明天起来第一件事,拔牙。”

 

权一看了一上午诊,刚想休息会。就看到温迪拿着病历本进来说:“我刚刚在牙科看到夏和了,好像智齿痛的蛮厉害。”

 

“什么时候?”

“大概十一点”

“啊!她没跟你联系吗?”温迪说完,有点懊恼自己是不是多嘴了。

“知道谁替她拔吗?”
“张医生,他速度快,现在应该在结账吧”

 

权一拿出手机看了看,刚好是午饭时间。他调出通讯录,按到夏和的名字,只听见嘟嘟响了会。手机里传来淡淡地女声:

 

“喂~”

“你现在在哪?”

“在等公交车”

“一起吃饭吧,你到正门这边过来。”
“你怎么知道?”

“温迪告诉我的。”

“不用了吧,你工作这么忙。”夏和捏着手机难为情的补了句“而且医生说我两小时之后才能进食。”

“那晚上一起吃吧,我已经预约好了。”

“好吧。”

 

挂了电话,权一顿了顿,自己是个医生居然忘记了这种事情,是太心急了吗。

 

 

晚上他们到了一家湘菜馆,环境挺好挺安静。权一把菜单递过来:“你看你想吃什么。”

夏和有点不好意思地说:“我有选择恐惧症,你帮我点个茄子煲就可以了。”

他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夏和,像是想起什么似的笑了笑,然后招手,“你好,这边点单。”

 

旁边服务生很快走过来:“好的,先生,请问点什么?”

 

“一份茄子煲,青椒炒肉丝,红烧鱼,再来一份香菇炖鸡肉汤,汤浓稠些,谢谢。”

 

夏和有点不可置信看了他一眼,她一直知道自己很挑食,喜欢吃的菜并不多。以前在学校的时候室友经常调侃她,跟你出去吃饭,你点的菜不是茄子就是鱼,天天吃也不会腻,神佩服。但是他刚刚点的这几道菜都是她爱吃的。

 

服务员撤下菜单走后,夏和赶紧拿起水杯喝水,掩饰她内心异样的情绪。权一一眼望过去,眼光先落到夏和有点慌张的脸上,然后顺着透明的玻璃杯,移到她捏着杯身的手指上。他以前就发现了,夏和的手很好看,手指瘦瘦细细又很白,指甲剪的干净整齐透着淡粉色,就像诗经里形容的那样:“手如柔荑,肤如凝脂。”

 

权一其实很少有机会单独跟夏和一起吃饭,平时大家一起的时候,他们两都是属于话少看热闹的人,不怎么会主动挑起话题。

 

“最近工作怎么样?”权一说出这句话后,自己都鄙视自己。

“还好,就那样。”夏和大概也感到有点尴尬,把手边的水杯变换了下位置。

“我想起来了,你这口气很像我哥,怎么有种长辈面谈的架势。”

 

“好久没跟人单独吃饭了,口拙,再说你年纪本来就比我小,这个长辈我还是承受的起。”权一笑了笑,稍侧一下身子往夏和这边瞧了瞧,按你今天这个装扮,走出去说是个高中生也有大把人信。

 

夏和愣了愣,怀疑刚刚那一幕是自己产生的错觉。因为在她眼里,权一一直是那种即严肃又正经的形象,几乎没见他开过玩笑。

 

权一见她愣在那里,觉得她的表情有点好笑。于是靠在桌面上用手撑住下巴,以一种看好戏的眼神盯着夏和。

 

夏和虽然平时总以一副软柿子的样子示人,但总觉得不能在权一这种人面前吃瘪。

 

“真是非常感谢叔叔专门请的晚餐呢,所以请收回你看戏的眼神。”

 

刚好,服务员上菜了,话题及时止住,夏和内心感叹,这家店上菜的速度不是一般的快。权一肴了一碗鸡汤,身体前倾送到夏和手边。:“你最近精神还可以,就是气色不太好,平常多喝点汤。”

 

“我有个问题可以讲出来吗?”

“你说”

“我怎么觉得你最近有点不一样了。”

“哪里”
“不好讲,就是感觉整个人跟之前不一样了。”

“这样不好吗?”

“也不是”
“这不就行了。”

 

夏和放下筷子,抬眼望着他,动了动唇,还是什么都没说,又拿起筷子闷头吃饭。权一看着她细嚼慢咽的,但又吃的脸鼓鼓的,觉得更加好笑了。

 

他今天的心情不是一般的好。

 

饭后,权一提议在附近的步行街走走,不知道是不是周末的原因,还是附近有什么活动,今天晚上的人格外的多。

 

夏和今天没戴眼镜,看路不是很清晰。走着走着慢慢落在权一后面,前面的权一停住脚步,向后转身走到夏和跟前,伸出手。

 

夏和看着眼前的指尖,犹豫了一会,抽出手捏住他的袖口。然后就以这个别扭的姿势被权一像遛狗一样,拖着往前走,期间权一脸上一直挂着意味不明的微笑。

 

晚上十一点半,夏和洗完澡躺在床上打算睡觉,收到权一发来的消息:“睡不着的话,喝杯热牛奶,不要总吃药,晚安。”

 

她两手捏住手机,眼睛盯着屏幕想象了一下权一这种人认真敲键盘的样子,然后脸上露出了笑容。过了几秒钟,她好像想到点什么,渐渐收回脸上的笑容,然后把手机仍在床头柜上,拉起被子盖在头上,内心出现一种无法定义的蠢蠢欲动的期待,令她感到害怕与惭愧。


本文来源:开在石头缝里的花    http://www.sjschina.com/archives/20736.html
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