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求变的设计师,终将走向死胡同

来源:设酷网     作者:日期:2020-08-28     浏览:174    评论:0    
  
核心提示:让文字的力量回归文字, 以后的杂文不会再配图。-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中国有句老话,叫 “穷则变,变则通,通则久,久则穷。” 出自《周易·系辞》的此话精炼概括了事物发展规律,这四句话如果连着不停的读,是往复循环的,所以很多时候我都


                                                                   


文字的力量回归文字

 以后的杂文不会再配图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中国有句老话,叫 “穷则变,变则通,通则久,久则穷。”

 

出自《周易·系辞》的此话精炼概括了事物发展规律,这四句话如果连着不停的读,是往复循环的,所以很多时候我都认为中国古典哲学中有极“霸道”的一面,往往几个字顶了一堆文章,值得反复咀嚼,类似这样的话我还能举很多例子,比方“合抱之木,生于毫末;九层之台,起于累土。”

 


 


用此话做引子是因为近来受疫情余波影响,市道低迷,很多设计公司都发出暂时需要“吊盐水”的说法,因为很多时候可怕的可能不是疫情本身,而是疫情带来的“连锁反应”与“蝴蝶效应”,如今谁有余粮谁是大哥,所以客户假设难以创收,起码会着力勒紧裤腰带,努力开源拼命节流,所以自然波及大部分提供非必须服务的行业。

 

到底什么是非必须服务行业呢,其实没哪一个行业会认为自己非必须的,但疫情之中大家发觉只有一个地方不受影响,而且生机勃勃,那就是卖鸡鹅蛋肉的市场,所以大家自行掂量,另外我还想补充的一点是,设计行业从诞生开始就是依附经济的,经济越好,设计行业才会越精壮,没啥好讨论的,那么此大背景下哲学三问来了:我是谁?该去哪?去做啥?

 


 2 

 


再过500年后,历史必然会将2020年此疫记录为世纪大灾难,但在中国照常上班工作的我们似乎没有那么深刻的感觉,我们感谢国家之余,也明白一点,无人可以真实还原历史,我们知道事情很坏,但似乎也没那么坏。

 

但果真若此吗?疫情发生后,整个世界才明白什么叫命运共同体,此时一个普遍的心理就是:真倒霉,但大家都那么倒霉,我好像就感觉没那么倒霉了。

 

甚至有一些人心里小乐,这些群体是去年就倒霉的人,碰上今年疫情刚好有借口,认为能顺理成章的破罐子破摔。

 

去年史太浓身边就有辞职谋求发展的设计师朋友,一些是裸辞,一些跳槽,坦白说,都没碰上特别好的际遇,比方有一些重返了旧公司,有一些则至今还在找工作。

 

跟我年龄相仿的设计师们其实很好归类,一种是做了设计管理,一种是离职创业,一种是已经转行,还有一种仍在迷惘的前线,最后这种必然往前三种方向走去,因为对比10年前,如今设计师不但不缺货,而是饱和到像青春期的男生,要溢出。

 


 3 

 


所以“大龄的文艺男女中年们”日子越发不容易,一不小心就被后浪拍死,久则穷也。

 

前几天我才跟朋友们讨论,设计行业已经过了大师一出一大抓的年代,因为造英雄的时势已去。

 

我们想想20世纪90年代时期的大哥们,再看看此后30年里,行业在大哥们的引领下越发完善,最后就不需要大哥了。

 

我们研究一下大哥发迹的重要因素,无非几种:先入为主、乙凭甲贵,奇货可居。

 

先入为主:90年代随着市场经济发展,现代设计的概念进入中国,而欧美已经发展了100年,此时社会发觉杯子居然还可以几种款式,瓜子也可以有不同包装,凳子与毛巾居然还需要设计,而且当时了解设计的渠道非常有限,所以先掌握此道者吃了大螃蟹。

 

乙凭甲贵:这是我创立的名词,就是设计师每每做一个项目都是投资,比方你怎么知道你20年前做的那所才几个人的小公司腾讯如今成为了世界级的庞然大物呢,所以早期年轻的大哥们做的芸芸项目中,随着中国经济发展,其中总有成长为支柱的企业,那么怎么少得大哥一份功劳呢,大师得以练成。

 

奇货可居:设计跟诊断一样,实践性强,比方为何好的医生都在大医院,因为大医院奇难杂症多,病人基数多,慢慢就良性循环,看症越多功力越深,大哥们在跟着经济一起摸着石头过河的同时,练成神功,声名远播,奇货可居。


 

 


久则穷,穷则变。

 

其实变早就发生,当大学扩招时;当音乐学院都有建筑设计专业时;当各种线下培训班蓬勃发展时,《皇帝内经》讲述过一个病理概念,就是春天受凉,夏天发病,秋天受凉,冬天发病,依此类推。

 

所以大自然的规律总会在社会发展中呈现,当设计师的基数越大,大到覆盖岗位增长的时候,表示对技能维度的需求将进化,这种进化早就埋了伏笔,所以有预见性的设计师都在努力培养自己的广度,同时深化自己的垂直度。

 

前面谈到的那位裸辞朋友,发现设计师应聘已经需要视频剪辑技能、三维建模技能等,而且懂这些技能的后浪们要价也不高,还不需要带娃,青春活泼,靓丽可人。

 

更可悲的是,设计行业所谓的经验其实也许是负累,因为风格总是一直推陈出新,市场总是瞬息万变,营销总是日新月异,经验很多时候说明了你过时,说明了你墨守陈规,说明了你风格固化,同样更说明了你体力已经不佳。

 

与时俱进成为设计师一种必须练就的能力。


 

 5 

 


变则通。

 

其实疫情不来,设计行业的进化也是需要演进,只是疫情似乎加速了这些变化,这种演进共同体现在个体与单位身上。

 

职场,设计师需要更多与时俱进的技能或者理念,手脚不灵活了脑瓜子要灵活。

 

据闻,设计行业的价格已经20年没变,但难度却一直提高,比方设计企业如果不懂策略或营销,很多时候就沦为一个二级市场,一个加工商,就是20万完成了1000万项目那种,980万被吃回扣、做策略、及做物料生产的人赚走了,执行看起来还是那些执行。

 

这是大部分设计公司的生存现状,壁垒间高低分明。

 

这篇文章写到此处更多是抛出一些思考,没有任何作答的打算,只是将一种观察进行陈述,但我做了一点猜想,如果要变,除了与时俱进,设计师有一种选择是必须的,那就是探索能力,时代发展至今,没有什么变化是不可能产生的,设计师的心灵要时刻保持对世界的好奇,并将自己的猜想付诸实践,关注设计与各种边界可能产生的化学反应。

 

单纯守着“作图漂亮”这个层面,一定会走到胡同尽头,如今大家看到“作图漂亮”的大神绝对不仅仅在研究“作图”,所谓“形式追随功能”,进一步而言是“形式就是功能”,设计只是一种基于经济效益思考的最后执行,是一种“呈现”,大神其实掌握的不单纯是技法,而是设计这个玩法的系统,能读懂这段话的朋友,才会明白设计的真正价值。

  


 6 



通则久。


其实懒惰划分了几种级别,极端的是不愿意工作,但最可悲的其实是那些努力工作的的懒惰者,没错,懒惰的人也可以很勤奋。


他们的问题在于盲目勤奋及不愿思考,通过勤奋来说服自己不懒惰,其实每一个人都曾几何时这样,因为符合人性,人都喜欢呆在心理的舒适区,因此谋求稳定符合大部分的意愿,我们这一代人就是这样被父母教育过来的,这里头有很多体制与时代的因素,我们不讨论。


但以后绝对的稳定将越来越难,所以不冒险将会变得最为危险。


思考其实是很累的,所以这才变为人与人之间不同的价值所在,财富都是被那些“不怕麻烦”的人赚走的,当大家都不愿意思考的时候,你去思考就变成了八二当中的二部分,因为勤奋只是一个人成长的基础因素,有效的勤奋决定了人与人之间的不同。


比方有些设计师乐意每天做一个500元的logo,感觉挺好,价格再往上提就涉及思考了,因为要接5000一个的logo,太“麻烦”,要做更多的方案,赋予更多的内涵,要懂更多市场及品牌,要认识更高端的人脉,要接触陌生的市场,这些都让他望而却步,因为市场当前还有寻求500元logo的客户,什么平台我就不用说了。


但久而久之,市场的风向是会变化的,版权意识的提升、品牌竞争的需求、客户认知的成熟,海外市场的开拓等,500元一个logo的市场是会紧缩的,知道紧缩到不存在,因为服务者无法存活了,这种事情一点都不意外,因为符合社会发展规律。


大家要注意这个例子里的数字及设计服务类型只是方便大家理解,换一个套子也成立,就比方前面说的裸辞的、不懂视频剪辑的设计师朋友,因为学视频剪辑太“麻烦”…


假设你在做500元logo时候抽出一点时间,拓展一下750元的市场,或者尝试做点logo以外的设计,那么变天的时候你早就变了。


所以我们看到有设计师会用设计来做产品、做课程、做自媒体…


主动求变,方得始终。



 7 



久则穷。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文章来自微信公众号设计史太浓

原文链接: https://ymliubin.zcool.com.cn/

本文来源:不求变的设计师,终将走向死胡同    http://www.sjschina.com/archives/20704.html
相关评论